白话佛法广播讲座

白话佛法广播讲座 | 第16集 怀让禅师的故事(上)

29/05/2020 | 白话佛法广播讲座    
< 白话佛法广播讲座    
 

 

唐代南岳怀让禅师,这个禅师的名字叫怀让禅师,他生于677年到744年,他是六祖惠能大师的一个高徒,俗名姓杜,是哪里人啊,过去讲叫金州安康人,实际上就是陕西安康人,他幼年的时候性唯恩让,性唯恩让什么意思呢,就是他的本性总是非常感恩别人,很喜欢让给别人,什么好的东西都让给别人,所以他的父亲就给他起个名字,叫怀让,怀就是胸怀的怀,这个孩子胸怀,就是喜欢谦让,叫怀让,怀让禅师10岁的时候,非常喜欢看佛书,有出家相,就是很庄严,不染俗贵,不染俗贵是什么意思呢,不去沾染到俗气的这种,哎哟,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没有的,当时有三藏玄静法师,行脚路过他的家门,三藏法师并不是唐三藏的三藏,他这个三藏是经律论三藏,就是全方位的和尚,路过他家,行脚,就是正好路过他家门,看到怀让禅师,哎呀,这个孩子怎么长得炳然殊异,知其不凡,哎呀,这个人一定不是一个凡人,此子若出家,必获上乘,广度众生,就是说,你的这个孩子如果他出家,一定是上乘,就是说,非常,大法师,广度众生。

 

怀让禅师14岁的时候就辞亲,果然就离开了亲人,前往荆州玉泉寺,这个寺庙到今天还有,玉泉寺,去落发为僧,学习戒律,经律论三藏,他是律藏,学习戒律,时间长达八年之久,受具足戒之后,也就是说受了菩萨戒之后,他又继续学习律藏,律藏在和尚里边就是专门学法律的,就是我们说戒律,就叫和尚出家人当中的法律,后来他发现,像这样学习律藏,对自己生死问题的解决,他觉得作用不是太大,于是他感叹道,我受戒今经五夏,广学律仪而严有表,欲思真理而难契焉,我受戒今经五夏,五夏就是五年,春夏秋冬,以夏为上,广学律仪,就是很好地在学习戒律,仪表,非常非常地严格,做表率,欲思真理,我想寻找真理,非常地难契焉,非常地,很难找到它,于是他决定放弃继续学习律藏的打算,改修禅宗,当时他的同学叫坦然禅师,知道他志气高迈,这个人很有志气,就劝他,你还不如到各地去参学,实际上就是游访四海,到各种庙里去学,并建议他去礼谒嵩山慧安和尚,南岳怀让禅师最初的时候,从河南嵩山参谒慧安国师,慧安国师叫他到韶州曹溪,去参谒六祖惠能大师。

 

于是,千里迢迢地,怀让禅师就来到了曹溪,这个时候,怀让禅师,最初参见六祖惠能的时候,六祖就问他一句话,甚处来,什么意思,地方话,你从什么地方来,听懂吗?“甚处来”就是从什么地方来,六祖就道,甚么物,恁么来,古时候的语言,这是土音,方言,什么意思?甚么物,就是你是什么东西,是什么物,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古时候的语言,甚么物,恁么来,怀让禅师,不知道怎么回答,实际上就是,禅宗大师就问他,你这个人是“甚么物”,就是你是什么,讲的“物”就是东西,是什么东西,你到这里来干吗?对不对,其实这两句话的意思,你来干吗?就是他想启发你,明白自己你本来的面目,你是什么物,怎么来的,就是人是怎么来的,你也可以说你是什么地方来的。

 

于是,怀让禅师听他讲了这两句话,也没搞懂,就在六祖座下参学,既然没搞懂,我就坐下来学,其实“这个东西”就是,我们人本来具有的清净佛性,他这个话很有讲究的,甚么物,就是你是不是拥有了佛性,本来,所以你们看过去六祖惠能不是讲过,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他讲的就是这个意思,听懂了吗,物,在这里就是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你有没有保存着,你心灵的清净的本性,就是你什么地方来的,应该说,我从佛性而来,那么怀让,在跟随惠能法师学法的这些年,他慢慢地领悟了,我们人的心和本性不能受名相的束缚,我们的良心和本性,不能因为名利而著相,去绑住自己,现在有人这样的吗?对不对,有的人良心,为了一点名利结果去害别人,有的人为了一点利益,把自己的本性,不应该伤害别人,他去伤害别人了,受到名相束缚,就是绑起来了,其实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叫他,一念悟性就能即成佛理,就是你只要开悟了,什么都能够明白,南岳怀让禅师随侍六祖惠能八年后,跟着六祖惠能八年,侍从他的边上。

 

有一天,怀让禅师突然有省,就是有省悟,他非常地欢喜雀跃,前往丈室,就是方丈的房间,叫丈室,室就是房间,告诉六祖道,某甲有个会处,他讲,某甲有个会处,“某甲”是什么意思?就是僧人,僧人自称就叫“某甲”,有个会处,就是我已经明白了,我刚刚来到的时候,您大师问我,甚么物,恁么来,他八年之后把这六个字又拿回来说,我明白了,修了八年,明白了,听懂了吗?六祖问,作么生会,方言,作么,就是干什么,作么生会,因为他开始讲,某甲有个会处,我明白这个道理了,会,就是我明白了,会了,这事情我会了,然后六祖就问他,作么生会,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怎么领会的,作么,就是你怎么领会的,那么怀让禅师就说,说似一物即不中,其实怀让禅师他这句话就是,一句感悟的话,就是说,您老讲过的这一个你是甚么物,这个是不对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说似一物”,说是你干吗?你是什么物?其实您说这句话是不对的,因为解悟,就是悟性的是靠感觉的,而不是靠一个物品,一个人物,一个事物,它都是个物品,不是它这个事物能够形容的,他的意思就是说,说似一物,你当时说的像一个物质,实际上,即不中,就是不对的,我这样讲故事是在解释佛法,你们可能会更有兴趣一点,怀让禅师就说,这个意思就是说,我的问题是无法形容,叫什么都不合适,因为禅宗实际上就是一种智慧,不是说一个事物,一个人物,它是一种菩提的本性,你只能理解,不能言说的,听得懂吗?

 

所以很多人跟人之间的交往,大家做到心中有数,但是不能讲出来的,一讲出来就不灵了,大家听懂了吗?所以叫觉性,本体的觉性,那么讲到底就叫佛性,所以为什么佛陀要拈花一笑,实际上学过的人心里有数的,所以佛法,一看你的行为,心里有数,你是个学佛人,一看你这个行为,你不是一个学佛人,这叫觉性,实际上在意义上是没有的,所以你一定要说出一个什么东西出来,那么实际上是似是而非,你说它是个物体的话,似是而非,你说它是一物,所以就不对了,即不中,就是不对了,听得懂了吗?接下去六祖又问,还可修证否,还可以修证否,就是六祖问他,修就是修持印证,对不对?你既然说不可言说,你能印证佛法吗?那这样的话你还用得着修证吗?你既然说不要讲,只可心意领了就好,你证悟就可以,你修没有方法修的,就是说你如果,既然说这个不对,你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证得,你说的明心见性,可以用他这个方法,他是说你还可以有什么方法,可以修持和验证你所说的这句话,或者是怎么样修成佛法,怀让禅师又道,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他的意思就是,我修心证得佛法,你又不能说我没有修,对不对?你说我没修,不行,那说到底你到底要不要修呢?禅宗大师就是告诉我们,学佛修心它不属于修,也不属于不修,如果说道不用修,那么不修道的人永远都是凡夫俗子,如果你今天说你不修,你可能还在轮回,那么你说你修了,我问你,你修了什么?你知道什么该修什么不该修,你自己还没修成,你当然讲出话不对,那你到底修还是没修,他就是在修和没修的当中,让你自己在感悟当中。

 

所以我们修心的人最难的就是,没有修到菩提本性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有可能修偏,你说他不修,可以吗?他要修,但是修了修偏怎么办,修不到菩提本性怎么办,那还不如不修,那你到底修还是不修,你一定要修,而且一定要修成正果,就是要修证,修证了就不会没有得道,叫修证即不无,因为佛性的菩提本性,它是自然在身体上就有的,在凡不减,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你就是在凡人当中也不会减少,在圣人当中你也不会增加,这就是心经讲的,中观中道,不增不减,我举个简单例子,你们今天某一个弟子,在十一年前拜了师了,那么你们跟我学到今天,你们还是那么善良,你们的心有增减吗?没有,对不对?过去是弟子,现在还是弟子,又没有增减,对不对?那么你现在修成了,你已经境界很高,像菩萨了,你以为你增了,你还是在修心,你哪怕修到超脱六道了,你还要修的,是不是,所以在凡不减,在圣不增。

 

生命实际上用现代科学讲有两个系统,一个叫迷惑系统,一个叫觉悟系统。迷惑系统,代表一个人有迷惑的一面,觉悟系统,代表这个人对这件事情有觉悟的一面,所以人有的时候就是在选择,你对这件事情你到底想觉悟还是迷惑,就是在你自身的选择当中,如何才能从迷惑走向觉悟呢,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你们好好修的,如果你不好好修,这个从迷惑到觉悟当中的过程,你就是在修无明,修了半天越修越不明白,修了半天越修越傻,修了半天越修越糊涂,你是不是在修无明,所以你修无明之后,不懂了,你开始烦恼了,修烦恼,修烦恼之后修愚痴,人越来越傻,变得越来越愚痴,愚痴之后就开始贪瞋痴,所以修心要修有证的状态,所以他说还可修证否,修还是不修,实际上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你到底可修证否,他问你,你可修证否吗,这句话很厉害的,你可以修吗?他说,我在修,也没修,没修就是在修,很多人说,哎呀,你在做善事,我没做啊!因为你已经把善事,作为应该做的事情当中了,所以你就像没做一样,这个既有既无就是这样。

 

这几句话就是告诉他,学佛修心没有标准答案,就是大家在进行修证的这个过程当中,有一句话叫,道不必修,但必须修,你以为道不必修啊,要修的,真正的有心求道的人,像你们,哎,我一定要修好,一定要有心求道,实际上就要对道的一些障碍和污染,你必须要觉悟它,你今天要做这个事情,你就要知道,它有很多的烦恼会来,很多的障碍会来,你必须做好思想准备,不要怕,所以我们今天要放下自己,准备学佛了,即不无,即不得,什么意思?即不无,即不得,就是我们又不是说没有去修,也不能说我们没有得到,修心修证,不是说我没有去修,也不能说我有修,实际上就是要修,在修行的当中要心无罣碍,心无染著地去修,这才叫善修,你想想看,如果你去修忍辱,我忍耐,你骂我,我忍耐,我忍耐,我忍耐,好了,最后成恨了,忍到后来成恨了,今天你去布施,我布施,我布施,是我在布施,没有我给你布施,你吃什么,不可以著相的,所以有修就会有污染,要修,又要不要怕污染,这叫真修,污染即不得,什么意思?污染即不得就是要离开分别心,离开执著心,所以禅宗非常地厉害,它就是离心意识参,又要修心,又要离开自己的心里边的意识,再去参,就是再去修。

 

< 白话佛法广播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