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佛子天地游

卢台长开示解答来信疑惑(二百七十三) 2018-12-17

31/10/2020 |    
   

 

问57:01-12-2018 , 当晚梦中入睡时,护法菩萨把我魂体送入地府听审,弟子抵达阎王殿,只见三位阎王(马XXX阎王、A国阎王及B国阎王)正在商讨事务,我向阎王们双手合十就立在一旁。阎王案前跪着两个身穿出家法衣的罪灵。

A国阎王指向左边的男罪灵,“XXX,来自XX,XX县。只是一个受五戒的居士,为何如此胆大妄为,披佛门法衣在外行骗?如此愚昧,还不速速招来,就莫怪我阎王不客气。”

男罪灵A,“我说,我说。我只是在XXX寺受五戒皈依,没有正式受出家戒,也没有一位师父引导我修学。我儿时常在寺庙帮忙做事,过后在XXX寺庙挂单住下,那间寺庙没有主持,是比较偏远的山区,没有几个人打理。过后,我给自己取法号XXX法师,把自己当作正式出家弟子。”

“我出家后按着那间庙的规矩常给人们办佛事做超度。201X年有人给我推荐几本佛书(《一命二运三风水》,《图腾世界》,《入门手册》,《小房子念诵指南》),我看了觉得神奇,应居士之约到XX国参加卢军宏台长的万人法会。法会过后对这位卢居士感到佩服,自己也去研究心灵法门。应一些信众要求,开始用小房子做超度,也慢慢接触当地心灵法门共修会的成员。我和一位当地的心灵法门共修会成员私密来往,他不知在哪里取得大量小房子放在我处,说等心灵法门佛友有重症者急需小房子可以向我寺庙结缘,我自己再和她们拿一些做超度佛事的费用即可,他教我一张小房子收取XX钱,还说这些合理合法,他师父卢军宏台长也认可出家法师可以接受供养。他自己也把大量的菩萨圣像和佛珠、山水画放在我庙,开始标价贩卖,我们两人共分所得利益。”

A国阎王,“唉,你前几世是有修为之人,今世才能在庙宇挂单住下做佛门子弟,奈何你误听邪人愚见,一念贪起,让自己死后身在地狱。小房子是天地法物,乃西方三圣观世音菩萨亲传座下弟子卢军宏台长到娑婆国土救苦救难,解救有缘众生。观世音菩萨怜悯你,特派童子到地府听审把你案例公诸于世以警世人。你出狱后可投人身,他日佛缘成熟,会有人度你入佛门。你也不必哀伤,那位心灵法门弟子现已身在地狱惩戒。”

B国阎王瞪着右边的男罪灵,“自己说吧,不老老实实,就叫你受杖刑之苦。”(罪灵招供完毕后,阎王会播放荧幕,如果罪灵说谎就会被旁边的鬼差鞭打)

男罪灵B,“阎王爷不要打,不要打。我说。我是XXX,XX人,籍贯XXXX。我不是什么居士,也不是出家法师。和尚袍和佛珠是网上买来招摇撞骗的。我听说心灵法门信众很多,打起了坏主意。我自己把头剃了,穿和尚袍跑去卢军宏台长的法会冒充他的出家弟子,我看那些信众很虔诚,就骗他们说,我是卢台长亲传子弟,也有天眼神通,能看图腾。有些信众信以为真跑来找我,我留下了联络回自己国家冒用心灵法门的名义骗了信众不少钱,也给了很多假的小房子,全部没念过随便点上去。我生前根本都不会念经,在租借的地方供奉佛像,嘴巴念念有词大家就相信了。”

“佛珠、佛像、护身卡、菩萨挂坠是法会大量拿回来放在租借的地方结缘卖钱。在法会上,义工说全部免费,又看我是出家法师对我极为恭敬,以为我要大量结缘度人,所以没有怀疑我居心不纯。过后,自己在晚上出去夜场吃药玩,回家的路上撞车死。”

阎王播放荧幕,在罪灵要出事前,他的身后有很多深黑色的灵体附在他的背后,怨气冲天。

阎王B,“你可知道你卖出去的空白小房子,心灵法门信众烧送下来地府,地府根据签署者用仪器查看气场查出你在阳间的所在地,等待超度的鬼魂怒气冲天,来到阎王殿在本王面前告状,本王不得已发放他们到阳间讨债,你可知道它们让自己的冤亲债主病逝后再转依附你身上讨债,你骗天骗地骗鬼,胆大至极。现在无情可讨,入无间地狱继续惩戒,刑满出狱投狗。”

请师父确认以上场景对话是否属实?

弟子 马来西亚  01-12-2018

 

答57:这个过程师父都知道,我都看到开法会坐在前面的法师有的都是假的,合掌都不会,有的还翘脚,听法会可以翘脚的吗?骗财,下去了,一出车祸就下去了。我早就和你们说过,最快的走掉方式就是出车祸,几秒钟就结束了。

 

问58:06-12-2018,弟子拜佛结束见到护法菩萨圣像大放金光,观世音菩萨传意念于弟子,待会让我去铜汁地狱观看地狱景象,回阳世书写出来,让阳世众生知道,只有心造种种恶业才会堕落地狱,自身心中累世累劫的恶念造成自己下地狱的恶果。世间人为追求财色名利,蒙蔽良心本性,造作诸多恶业才令现今地狱饱满,人满为患。世间众生切记,唯心向善才能去除恶念形成的孽障。

 

铜汁地狱(大地狱):惩戒为财色名利,心生恶法(黑心肝)的罪灵

这个地狱的地貌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山谷,有河流游淌在山谷中,这里的河流是冒着黑烟的黑色铜汁(无间地狱的河流是红色的溶浆)。哀嚎呻吟声四起,四周都有鬼差拿鞭呼喝罪灵喝下铜汁受刑。

我走近其中一个鬼差,鬼差拉了三个罪灵过来叫他们自己坦白招供:

罪灵A,“我是XXX,家住XX,江苏省啊。我生前是乡里的村长,我们村人口有近百人,我该死啊。城里来发展商看中我们村周围的地,想发展成洋楼住宅区。发展商找到我和我私下商量,叫我说服村里人低价卖给发展商,他们会私下给我几百万和送一座独立洋楼给我当作奖金。按理一块地皮是要卖XXX,XXX,我骗他们只值XX,XXX,我村里人不识字的多,所以不知道市价。”

“地皮估价文件上我也做了手脚和发展商一起吃钱。有村里人死活不卖祖地的,我找人恐吓,把他们打个半死,逼他们卖地。有几个村人身子差,被打成重伤送进医院,救不成,死了。村里阿茂和啊军(音译)死后下去找阎王告状。我后来得病住医院,临死之前,看见他们两个掐住我脖子让我断气死在医院。下来阎王就判我进这个地狱惩戒。天天被灌铜汁,铜汁又热又烫,天天把我喉咙烧得苦不堪言。哪知道吃钱会下地狱的?呜呜呜……”(罪灵哭喊声)

罪灵B,“我是XXX,住XXX,黄埔区。我生前是一个XX联合食品开发工厂的老板。我叫实验室送去政府部门化验的罐头加工品样本是真材实料。得到批准生产后,我为了节约成本,多赚利润,把一些食品成分换成有害的化学成分顶替。每一月生产数以千计的这种有害化学罐头。临死前,身上三个地方癌症,肠癌、前列腺癌、肝癌,在医院化疗放疗被折磨到瘦骨如柴死去。死后被判进这个地狱。鬼差告诉我,此人心太黑,给百姓吃这种有害物质,自己吃健康食品,所以心黑肠黑就下来罚喝黑黑的铜汁。喝铜汁X年才可以出地狱,过后下一世为驴,被人骑,被人欺。”

罪灵C,“我是陈XX,家在XXX,台X。生前和朋友开了一间建筑公司。我是建筑师,建筑成本高涨,为了赚钱,偷工减料把一些不符合建筑法令的化肥混合进去建筑物,贿赂官员让建筑图通过审批。其实这些楼房存在危害性,一旦发生天然灾害是抵挡不住的,我知道,可是巨额的金钱利益让我昧着良心造这些黑心楼房。死后阎王判我进铜汁地狱。我也是刑罚完毕要投畜生道。”

请师父确认以上场景对话。感恩师父。

弟子 马来西亚  06-12-2018

 

答58:你们如果去查,一定查得到真实情况的,都是真的,师父已经看了好几次图腾,真的有这样的人、怎么死的,和她讲的一模一样。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在阳间欺骗别人,死后就下地狱,痛苦死了。